旅居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旅居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烽火烟波楼第二卷魑魅魍魉烟尘靡第五章夜离恨-【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6:56 阅读: 来源:旅居车厂家

晨光熹微,流水潺潺,萧启于迷蒙之中睁开了眼眸,却见他正躺在一块水中

顽石之上,此地倒算是青山绿水、鸟语花香,可他却提不起半点兴趣,他的全身

筋骨此刻剧痛无比,回想起昨日的大战,那黑衣老者的贯顶一掌,震得他全身似

要爆炸一般难受,若不是体内真龙血脉流转迅速,自身恢复能力较强,怕是没个

三五天都不能醒了。

「你醒啦?」一声清亮的声音传来,萧启回过神来,却是眼睛瞬间一亮,眼

前竟是站着一位穿着白色绒袄的少女,眨着那明亮清澈的大眼睛,正好奇的打量

着自己。

「啊?你,你是…香萝公主?」萧启碎碎念道,已是惊讶的吞吐起来。

这少女并未立刻回答,而是将头向左摆了一摆,看了一会儿又朝着右边摆动,

旋即笑道:「对啊,我叫香萝,你便是他们所说的南朝人吧。」

「南朝?啊,是是是。」

「看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嘛。」拓跋香萝眨了眨大眼睛,甚是可爱。

「她,她真好看。」萧启心中如是想着,旋即又想到如今朝堂上谈起的和亲

事宜,眼前的佳人若真能有幸嫁给自己,那,那倒也还不错,萧启如是想到,脸

上竟是泛起一层红蕴。少年情动,带着一分淡淡的羞涩。可旋即想到此时情境,

不由得问道:「我们,我们为何会来到这儿?」

「我,我也不知道。」拓跋香萝努了努嘴,俏皮说道。

「想必是马车受惊之下,带着她四处狂奔,至此地才停歇下来。」萧启心中

猜想着,却见这拓跋香萝丝毫没有担心之意,在如此陌生的地方,依然天真活泼,

见那溪水清澈,竟是毫不避讳的脱下了脚上的靴子袜子,一双可爱的脚丫子露了

出来,白净娇小,萧启一时间看得痴了。

「南朝真好,处处是水源,在草原上,井水只够族人饮用,阿爸阿哥每日要

翻一座山才能带回些净水来给我。」香萝一边欢快的扑腾着小脚丫,一边朝萧启

说道:「南朝人,你也过来一起洗洗吧,这水好清凉咧。」

萧启虽是发育突飞猛进,可终究是十余岁的孩童心性,见这里却是个安静祥

和的好地方,也收起戒备心思,脱下鞋袜,学着香萝的模样泡起脚来。

「南朝人,你叫什么名字?」二人相对而坐,互相注目之下,自是要找些话

题,小香萝草原儿女,自然大方许多,率先问道。

「我叫萧启!」

「萧启,我记住了!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南朝人,」香萝笑着说道,忽然又

觉得不对,连忙摇头摆手道:「不对不对,康叔叔才是第一个,你是我在南朝第

一个认识的南朝人,这样说才对。」

「那你便是我第一个认识的草原姑娘。」萧启学着香萝模样说道。

「是啊是啊,那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嗯嗯,我们是好朋友,我会保护你的。」萧启郑重说道,却不料「保护」

二字还未落音,自天上突然坠下一张罗网,直将他二人笼罩其中,「啊!」两人

立时尖叫,却已是来不及走脱,但见他二人周边的几棵松柏之上跳下几道绿影,

各执罗网一角,轻松便把他二人捕获。「哪里来的小蟊贼,敢闯我家后林?」茂

林树丛之间,一名仪态不凡的长者率先走出,厉声斥道。萧启观他们打扮,想是

在这树上潜伏许久,看来这里真的是人家的地盘。急忙说道:「几位勿怪,我二

人的马车不慎迷了路,叨扰了。」

「哼,先押回去再说!」在长者轻声一哼,便背过身去对着手下叮嘱着,至

走开也没再多看他二人一眼。

————————————————分割线————————————————

二人被那大网一窝擒住,便被抬着朝树林另一头走去,这树林倒还不算太大,

不过多久便见到一处小门,几人穿过小门,才觉这小门周边已是红砖绿瓦,小门

之内更是亭台楼阁,俨然一副大户人家气派。

「原来刚刚这树林、这溪边山水都是人家的后花园。」萧启如是想到,他虽

不经世事,但这连日来深夜出宫习武,倒也知道这京城附近的普通人家是个什么

规模,即便是放在宫里,有着这么大一处后花园,那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几人穿过院门,行至一处小院之前,忽然听得一声清声传来,却是个女人声

音:「四叔,您这是?」却是自房中走出一名清丽女子,一身宫装白衣颇是精致,

拖地长裙更显典雅,此刻她伴着几名丫鬟款款走出,一时间更如众星捧月一般出

现在他们几人眼前。

这被唤作四叔的长着倒是不卑不亢,稍稍作揖便道:「回小姐,是两个不知

从哪里来的小蟊贼,竟是闯入了后林玩耍,被我等抓获,正欲送往前院听候发落。」

「哦?」这小姐走至近前,朝着那网中的两人仔细打量,这二人均是衣着光

鲜,似乎不像是普通蟊贼,当看到纯真自然的拓跋香萝之时,不由眼前一亮,出

声赞道:「好漂亮的小姑娘。」接着又朝着萧启望来,却见这萧启不但面容英俊,

身形虽还不甚雄伟,但已是颇有男子气概,尤其是那双光亮的双眼,倒让这位小

姐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我看他们二人来历不凡,四叔还是交给大伯处置吧,」小姐多看了他们几

眼,便抬起头来,微笑着吩咐道。

「是,小姐。」

一行又再度向前,经得三四处小院,又过了一处石桥,方才来到正厅附近,

这被唤作四叔的长者轻车熟路一般领着他们直奔大厅之中,却见着厅中人倒不多,

当下拜道:「老爷,下人传报后林中有蟊贼混入,现已擒获,等候老爷发落。」

那厅中主位坐的自然却是昔日在泰安与秦风有过一剑之缘的陆家家主陆冠雄,

正巧讨论完些经营之事,闻得四叔此言,稍稍朝下看来,也觉着两小贼生得标致,

且衣着光鲜,不似常人,开口问道:「你二人因何闯入我陆府?」

「陆府?可是江北首富的那个陆?」萧启本是隐隐有些猜测,此刻听闻一个

「陆」字,当下恍然,连忙问道。

「哼,江北一带,还有哪家敢称陆府?」那四叔虽是一向沉稳,但听得萧启

此言,以为是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终是忍不住说上一句。

「哈哈,那便好了。」萧启连声笑道,在众人疑惑之际,却是率先发问:

「想必这位便是庄主陆冠雄了?」

陆冠雄虽是不喜这小子的作派,但多年经营,亦是知晓几分隐忍的内荏之道,

回道:「正是!」

「那便好了,我叫萧启,认得你家兄弟陆冠冲。」

「什、什么?」陆冠雄听得萧启的名字立时站了起来,围着萧启转了一圈,

仔细的打量着这眼前少年,不敢轻言定论,可萧启却是少年心性,见遇到朝中陆

供奉的兄弟,心下稍安,也任由着这陆家家主打量,可越是这般轻松,越叫陆冠

雄琢磨不定,犹豫一会儿才说道:「草民陆冠雄拜见萧启殿下,下人们不识泰山,

多有得罪,还望殿下恕罪。」虽是出口恕罪,可却没有放松神态,依然在想着这

萧启的真伪、「无妨,我也是不慎落入此间,既然遇到陆伯伯,还望陆伯伯帮忙

托人唤一声你家兄弟,早些接我们回去。」

「是,草民这便安排,来人,带殿下下去休息。」

陆冠雄打发着这二人下去休息,自己却是沉吟不语,思虑片刻对着一直伫立

当场的四叔问道:「四平,你有多久未见到老二了。」

「回老爷,确实有段时日了,二老爷久居宫中,想是被外派做什么差事也说

不定罢。」

「可偏偏这时候有人提起,你觉得是否有些?」

「既然他自称皇子,属下以为,还是去宫中走一趟,若是见不到二老爷,也

可找韩大人问候一声,毕竟此事不小。」

「也好,你速去宫中吧。」

————————————————分割线————————————————

夜色渐暗,萧启与拓跋香萝被安置在两间客房之中,但萧启顽童心态,也觉

一个人无聊,便偷偷溜了出来找香萝说着话。

「萧启,他们好像很怕你的样子?」拓跋香萝见到萧启自是稍有惊喜,毕竟

在此地萧启也算是她唯一认识的朋友了。

「也不算怕我吧,我与他们的二老爷是认识的,在宫里我常找他偷偷指教功

夫咧。」

「宫里?」香萝诧异问道。

「啊?」萧启摸了摸后脑勺,本来还想瞒着她一会儿,可眼下自己却是说漏

了嘴:「是啊,我家就住在宫里。」

「那你认识宫里的皇子吗?」

「额,宫里以前有三个皇子,现在就剩一个了。」萧启喃喃说道,一想起萧

驰的死,心中便也有些伤感。

「那剩下的这个,你认识吗?我这次来中土,便是兄长来让我嫁给他,祈盼

大明能发兵,助我们抵御鬼方的妖兵。」

「那你愿意嫁给他吗?」萧启却是岔开话题。

「我连他认都不认识,又怎么愿意,不过为了我草原的子民,香萝是甘愿和

亲的。」拓跋香萝郑重说道。

萧启望着这本书纯洁天然的少女,这本该是天真烂漫的好年纪,却因为家国

战乱,不得不过早的卷进权利与责任的漩涡,当下心中一暖,双手搭在拓跋香萝

的肩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香萝,其实我…」

「萧启殿下可在此?」萧启正欲说出自己便是那四皇子,可偏偏被屋外的丫

鬟一声打断,不由缩了缩嘴,不耐烦的喊道:「不在!」

「扑哧!」香萝听着他不耐烦的嘴硬,不由得又是一笑,如山花烂漫,如春

暖花开,一时又让萧启心中一暖。屋门终是被丫鬟推开,那丫鬟笑着说道:「果

真在此,奴婢在殿下房中未曾寻到,便寻到了这里。」

「你有什么事?」

「是我家小姐咧,她说想邀殿下去一趟。」

————————————————分割线————————————————

顺着这丫鬟前头带路,萧启总算来到这陆家小姐的庭院,这陆家人丁不旺,

现任大当家陆冠雄只有两个儿子,二弟陆冠冲久在宫中当差,更是没有子嗣,而

最小的三弟更是早逝多年,只留下了这小姐一个女儿,因而在这陆府之中,这三

小姐陆祈玉变成了陆府上下唯一的小姐。进得院中,那丫鬟便自一边退下,萧启

朝那房中一看,却是灯火通明,也不多想,行至房外,正欲叩响房门,却听到一

声哗啦啦的水声。

萧启顿感疑惑,敲门问道:「可是祈玉姐姐?」

「进来吧!」一声轻唤,却是百转风情,萧启只觉这声音分外迷人,心中竟

是渐渐升起一丝丝异样感觉,轻轻推开房门,只觉房中烟雾袅绕,虽是隐隐觉着

前面有些烛光,可依旧不能视物。萧启一步一步的向前探去,绕过门前的屏风,

顺着这股水雾朝前行去,越发觉得那水声清晰可闻,伴随着水声之间的,似乎还

有一点儿其它的声音。再进一些,只觉那隐藏在水声之间的,似是女子的闷声轻

哼,再进几步,萧启立时止住动作,原来这屏风之后,却是一卷轻纱围着的布帘,

而布帘之后,竟是摆着一个巨大浴池,在那水雾之后,萧启隐隐能辨别出那浴池

之中一妙龄女子正静坐于其中,不时荡起层层水花洗涤着自己露在水外的锁骨柔

肩。

萧启立时脑中明白,这是祈玉姐姐在房中沐浴,按理说他该大惊失色,扭头

就走,可他此刻却觉脚下定住一般,不忍动弹,平日里青涩懵懂的他忽觉腹中一

股真气不住的升腾,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自控,而更令他感到尴尬的是,那胯下的

小龙不多时升起,竟是坚挺无比,较之寻常大了足足两三倍,萧启更觉羞愧,终

是提起些精神,决意先出得房门再说,可又是一声娇媚轻唤传入耳中:「萧启弟

弟,为何不进来呢?」这一声呼唤立马叫萧启心跳加速不已,刚刚抬起的脚又收

了回去。连声回道:「可,可我看姐姐在,在…」

「倒是个正人君子,呵呵。」陆祈玉娇笑之时,自手中抬起玉手轻捂芳唇,

可便是这一抬手的功夫,那素手带起的旖旎水滴不断落下,每一滴都在萧启心头

掀起层层涟漪。

「那你便站在那儿吧,不掀开帘子也就是了。」

「噢噢,好!」萧启连声答应,不知为何,心中似是有一团火焰燃烧,想起

白日里所见到的这祈玉姐姐面容,此刻心底里就想着能在此多待片刻。

「我唤你来是想问你些我二伯的事情,不知道他近来如何了?」

「陆师傅啊,他…」萧启提及这位陆供奉,满脸都是尊崇之色,在深宫之中,

除了师傅和姐姐,便只有这陆供奉知晓他习武之事,但是却甘愿替自己隐瞒此事,

并在不经意间指点一些搏斗技巧给自己,寻常人看来是这位陆供奉逗着十余岁的

四皇子玩耍,可真仔细观察,会发现萧启这几年内有欧阳迟传授绝学,外有陆家

二爷陆冠冲传授些搏击防身之术,故而进步颇为明显,更有甚者,陆冠冲见萧启

虽是年不及弱冠,却已然心怀坦荡,长久相处之下,后来更是传授了些兵器冶炼

之法与战阵对敌之道,更是打开了萧启的视野,让萧启受益良多,只是,这陆家

二爷,许久未见了。萧启说着说着,越是激动便越是惋惜,越是惋惜,便越是滔

滔不绝,竟连门外传来的脚步之声都未曾听见。

「四殿下真在此处?」屋外不多时已出现一大堆官员,但众人之中,一位不

过四十的中年长者怒目圆睁,喝问道,这中年显然位高权重,竟连陆冠雄都退居

在一侧,不敢作声。

「回大人,奴婢亲眼见到那人仿佛喝醉了酒,不顾我们百般劝阻便冲了进去。」

那陆祁玉的丫鬟低声答道。

「这,这这这。」陆冠雄闻得此言,急得焦头烂额,赶紧扯过身边的一位健

硕官员,哀求道:「韩大人,可要为我做主啊。我三弟他死得早,这,这可如何

是好啊。」他所求的韩大人便是昔日大战烟波楼的兵部尚书,此刻他双眼微眯,

不发一声,稍稍朝身边的中年长者望去。

「哼!」中年长者闷声一哼,立时令在场众人皆是一颤:「给我把这竖子抓

出来!」当下便有无数侍卫冲入,萧启这才闻得声响,可是为时已晚,正欲起身

反抗,却突觉身体绵软无力,连半招都发不出来,只得任由这伙侍从轻松擒出。

「老,老师!」萧启被众侍从架着,被带至那中年长者跟前,立时大叫:

「老师救我!」原来他眼前之人正是当朝右相之子,萧驰与萧启的太傅,礼部尚

书慕容巡,当慕容巡望着萧启真面目时,本还心存侥幸的心立时坠了下来,面色

铁青,怒不可遏,这时一名亲卫附耳过来,在他耳边悄声说道:「陆府小姐衣衫

不整,此刻正痛哭流涕!」

「畜生!」慕容巡终是再也忍耐不住,破口大骂道。但此刻终究是他主持大

局,当即朝陆冠雄微微一撇,摆出不容置疑的架势道:「此子年少轻狂,竟顽劣

至斯,是我慕容巡之过,而今先将其带回,他日定会给陆府一个交代。」说完也

不等陆冠雄回应,当即转身吼道:「走!」

————————————————分割线————————————————

「泱泱华夏,巍巍大明,竟护不得我国一女子之周全,这是天大的笑话!」

大殿之上,那匈奴使者康文生正大声咆哮:「燕京官道、天子脚下,竟有魔教妖

人作祟,致使我『大漠明珠』至今下落不明,敢问大明皇帝陛下,这又该如何处

置?」

「哼!你们自家的侍卫看不住自家的公主,又有何底气在此叫嚣。」吏部尚

书吴廉自是机敏,当先站了出来挡在这使者跟前质问回击。

「若不是顾及两国邦交,我草原勇士只携五百余人,不曾携带兵器,不然又

哪里容得他魔教作祟。」康文生盯着吴廉,针锋相对。

「莫说五百人,便是你匈奴勇士尽在,也敌不过那鬼方部族吧,哼。」吴廉

蔑笑一声,语带讥讽。

康文生却是丝毫不怯:「鬼方固然强势,可我们亦不是善与之辈,你南朝如

此欺我,我主若决意南下,我看你有几个『饮血』营来守!」

「大胆!」不提『饮血』还好,一提起来萧烨便觉耻辱,自己借惊雪训成的

一只雄军,竟是被她轻而易举的带走,而这三千多人的队伍,入了江南一带,竟

似失踪一般再无动静,叫他终日不得安寝,要知道那「饮血」,可是冲破了匈奴

不败的狼牙铁骑的部队,在自己的国土上有着这样一支随时觉醒的雄狮,又怎能

让他安稳。此番这使者提前,他终是忍耐不住,出口斥道。

随着萧烨的这一声怒斥,殿外不禁响起阵阵拔刀列阵之音,宫廷禁卫纷纷集

结,似是在等待着萧烨的一声令下便冲入宫中,将那使者碎尸万段。可这康文生

连眼都未眨一下,狂笑三声:「哈~ 哈~ 哈!我听闻几个月前陛下就是如此对抗

烟波楼的,果然是好手段啊,我康文生虽没有烟波楼众神女那般本事,能从此地

从容脱逃,可我康文生早已抱着必死之心,我此番来更是视死如归,且看是你的

刀斧硬,还是我康文生的骨头硬!」

这一番豪言立时叫百官动容,当下场中鸦雀无声,众人都在等待着萧烨的命

令,可萧烨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吓唬一番还好,可如今他

这般叫嚣,若是不杀他,却是让自己颜面扫地,可若是杀了,引得两国和谈崩裂,

岂不坏了大事。

「你草原有不怕死的儿郎,我大明便也有不怕死的雄军!你的儿郎们守不住

的公主,我大明的雄军便为你找回来!」众人安静之际,忽然一声沉音传来,慕

容巡一身红衣朝服步入殿中,他的身后,正是拓跋香萝。

「康叔叔!」拓跋香萝终是见到故人,立刻奔了过去。

「公主!」康文生见得公主安在,亦是老泪纵横,急忙扶住香萝,朝着这器

宇不凡的慕容巡望来:「这位是?」

慕容巡却是无视着他,径直步入大殿中央,朝着皇帝萧烨拜道:「臣慕容巡

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岁!」当下文武自是跟风而拜,一时间殿内气氛骤然高涨,群臣拜服,

唯有那康文生和拓跋香萝二人站立,显得鹤立鸡群。

萧烨面露红光,甚为满意,当下朝这匈奴使臣望来,目露精光。

康文生终是有些眼力,急忙拉了拓跋香萝跟着跪下,这一跪,看得萧烨颇为

激动,当下满意道:「诸位平身。」群臣这才起身,而慕容巡却是抢先一步站在

康文生跟前,斥道:「听闻匈奴目前正与鬼方一族交战,被打得节节败退,却不

知你这奴才来我大明作甚?」

「你!」康文生大怒,这慕容巡此番明知故问却是让他难以启齿,说是「和

谈」,可自上殿以来,他一味注重施压,加上香萝公主走失一事,更让他激动了

些,此刻骤然提起和谈,自是令他人耻笑,而且这慕容巡一口「奴才」却是戳中

他的要害,他本是汉人,此刻在匈奴为臣,自是令人不齿之事。

「大明皇帝陛下!」康文生退而求其次,朝上拜道:「我新主年幼,深知和

之贵而战之恶,如今派臣前来,欲休除两国战乱,共塑两国邦交,不知陛下以为

如何。」

「两国休战,自是大好之事,可自我大明先祖以来,匈奴屡次犯我大明边境,

致使我边民流离失所,更有甚者,去年你匈奴拓跋宏图大举进犯,虽被我朝所败,

可这一路来的劫掠与战乱,又该如何算呢?」慕容巡继续侃侃而谈,锋芒毕露,

便连站在群臣前排的右相慕容章亦是缓缓点头。

「我主意欲求和,自然少不了诚意,我主今派其妹香萝公主前来和亲,听闻

大明如今只剩四皇子萧启一人,四皇子年龄与我香萝公主相仿,此为天作之合,

还望大明皇帝陛下应允。」

「萧启?」拓跋香萝隐隐听到这个名字,不由想起那个天真俊朗的少年,那

个奋不顾身扑向马车,迎战魔头的少年,耳边竟不由自主的响起那少年的一句:

「我叫萧启!那我们以后便是好朋友啦!」当下却是脸上一红,微微低下头去,

心中竟似有了些许甜蜜。

「咳咳!」这时一向沉默不语的左相吴嵩却是突然轻咳两声,这左相年岁已

高,一向不多顾朝事,若非大事,鲜有开口,可一旦开口,便也非寻常之事,吴

嵩托着老迈的身躯缓缓移至御驾之前,拜道:「陛下,匈奴使臣远道而来多有劳

顿,现香萝公主归来,理应稍做休息,这和亲之事嘛,关乎国运,微臣认为,莫

不请康大人先歇息一二,我君臣商议过后,再议不迟。」

「左相所言极是。」萧烨也知此事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当下应允,康文生

亦是无可奈何,只得领着香萝公主退下。

「吴嵩、慕容章、慕容巡留下,其余人退朝!」

————————————————分割线————————————————

「爹,陛下把你们留下可是交代了什么?」吴廉一脸谄媚的端着茶问道。

吴嵩微微坐好,端起茶来饮了半口,才朝着吴廉瞥了一眼:「你啊,为官多

年,怎么还如此性急。」

吴廉当即悻悻后退一步,尴尬的搓了搓手。吴嵩见他这般样子,更是气不打

一处来:「你看看那慕容巡,进退有度,言辞得体,硬是将那匈奴使臣逼退,在

陛下面前出尽了风头,陛下为何单留下我与他父子二人,还不是因为你不中用啊。」

「爹爹,那慕容巡不过一介穷酸腐儒,当不得事的。」

「他当不得事,你当得事?」吴嵩继续骂道,直把这吴廉骂得不敢抬头:

「你啊,成日里就知道花天酒地,若不是我为你铺好了路,你底下有着几位能吏,

你焉能有今日位置。」

这一番痛骂却是叫吴廉不敢做声,吴嵩见吴廉垂头丧气,又是一阵不忍,稍

稍压低了声音:「哎,而今世道变了,再不是陛下大治天下的时代了,前有匈奴

崛起危机社稷,后有这烟波楼一帮奇人悖逆今上,再然后,鬼方崛起,连匈奴都

势危,我等更应抓住局势,再不可做那一人之下的美梦了。」

「那爹爹,您的意思,真要与那匈奴结盟?我可是才收了鬼方献上的女奴,

这要是追查下来,怕是难以交代啊。」

「哼!岂可如此轻易。」吴嵩轻抚着手中的一对茶具,这对琉璃杯便是鬼方

人所送,倒算是投其所好,吴嵩稍稍眯眼,微笑道:「也是天助我也,你猜昨夜

慕容巡是如何寻得那香萝公主的。」

「如何?」

「原来那公主早与四殿下萧启落在了陆家,而昨夜慕容巡带着韩韬去寻他,

却是撞见四殿下正淫乱陆府,在陆家三小姐房中撒野。」

「哟呵,倒是想不到这小皇子这般年纪,就已是个色胆包天之辈,哈哈哈。」

「此子自幼早熟,身体发育超乎常人,虽是年纪不大,但已有成人之躯,有

此念头也算正常,却是气得慕容巡大为恼火。」

「那爹爹想必是在陛下面前提及此事了,然后借此打压慕容巡的不教之罪?」

「愚蠢,那慕容巡即便是再教得不妥,此事又怎能怪在他头上,但我只需提

及男儿在世必不可有负于人,既然木已成舟,何不纳了那陆家小姐为妃,这陆家

虽是我朝的大户人家,但能有此机遇,也不算亏待了他们。」

「啊?」吴廉稍稍想了片刻,忽然眼前一亮:「妙、妙啊,爹爹这一计,却

是叫那四皇子无法联姻,陛下再无皇子,和亲之事只得作罢。」

「和亲作罢,但结盟却是大势所趋,为今之计,便是朝匈奴索要些好处,然

后派军驻于边境,未得皇命不得出战,想必鬼方人也不会计较太多。」

「好,再好不过。此计大有中庸之道,想那鬼方、匈奴、陛下、和慕容父子

都无话可说,妙!大妙!」

「只是这驻边之人?」

「莫非爹爹要派我们的人?」

「哼,我们手上有什么能当得上战阵之事的人,让韩韬的儿子去,他跟着那

烟波楼的惊雪也算历练了些,也许还有些用。」

「可那韩韬会答应吗?」

「他输给烟波楼一事若不是我在陛下面前进言,此刻早已丢官回家了,他能

有什么意见,你再派个得力的小吏去督军,务必要将这支边军掌握在自己手里。」

「对对对,还是老爹您想得周全。」

「对了,越儿最近在干什么?」吴嵩转过话题,却是想起了他的宝贝孙子。

————————————————分割线————————————————

吴越却不是无所事事,他已在这京郊之外的酒馆边守候多时了,今日他又赶

早儿过来,特意备了些名贵糕点,紧紧的盯着那酒馆门口。

果不其然,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一道袅袅丽影便出现在酒馆门前,慕容尔雅

一身淡黄色彩衣,手中提着些新鲜的食材,缓缓的走进酒馆之中。吴越当即靠了

上去,急唤一声:「慕容小姐!」

「嗯?是吴公子?」慕容尔雅微微皱眉,眼前的男子本是不甚熟悉,但也知

他是左相之孙,和自己倒是一个辈分,可平日里一向不相往来,最近一段时间却

是屡屡撞见,到叫她颇为不喜。

「慕容小姐安好,在下听闻慕容小姐喜好美食,特地备了京城兰花坊的兰花

糕来献予小姐。」吴越缓缓作揖,却是主动献上了手中的食盒。

「啊?这…」慕容尔雅不知如何处置,她本是瞒着家人至此,身边就一个丫

鬟,见吴越这般举止,亦不知该如何自处,忽然脑中不知为何竟是想起那紫衣翩

翩的俊朗「少年」,心下一热,回绝道:「多谢吴公子美意,尔雅不喜此物,还

请吴公子收回。」

「哎呀,慕容小姐莫要太过多想,只不过是一份糕点而已,算不得什么,在

下既已送出,还望小姐莫要驳了我的面子罢。」

「这?」

慕容尔雅不知所措之际,这酒馆之中却是一道灰影冲出,一个健步便从他二

人手中抢过食盒,回头嘻嘻笑道:「你二人莫要如此推脱,小乞丐我来者不拒,

这份情,我赵乞儿替小姐领下了!」

吴越立时火起,朝着那灰衣乞儿吼道:「哪里来的要饭的,抢到小爷头上来

了。」

这赵乞儿自是当日参加过泰安英雄会的丐帮帮主,他本是四处游历,在京师

一代闻得帮众得这慕容家小姐城外施粥,不免心下感激,本欲至此相谢,却是看

不惯这富家公子的做派,当下也不理吴越的叫嚣,将那盒盖儿往地上一扔,抓起

那兰花糕便往嘴里塞。「呜呜,这味道还真不错。小姐可要尝尝?」

慕容尔雅只觉这乞儿颇为有趣,当下也不着恼,只是微微一笑,退入酒馆之

中。

「混账!」吴越一声怒吼,已是持拳攻来,虽是不敢擅用摩尼教的招数,但

以他的底子,若是平常之人自是禁不住的。

可这赵乞儿却非寻常之人,只见他毫不慌乱,轻松端起食盒,只出一手,缠

绕间便化解了吴越的这一记猛拳,吴越失手之际,赵乞儿又是反手一推,一掌便

把他推倒在地。

「你!」吴越颇为着恼,但心中倒是渐渐冷静下来,眼前之人看来是个高手,

即便自己用上所学魔功,也不一定稳操胜券。当下爬起身来,怒视着这一副邋遢

模样的赵乞儿。而赵乞儿却也是毫无所谓的看着他,怒目相视许久,吴越朝那慕

容尔雅微微一拜:「告辞!」便拂袖离去。

「谢谢小姐的兰花糕!」赵乞儿自也不愿多加叨扰,吃着这不要钱的糕点,

摇摇晃晃的朝着人群闹市走去。

————————————————分割线————————————————

燕京繁华之地,虽是有许多达官贵人的豪宅庭院,但也少不了些看起来普通

的居舍,吴越望了望四周,确认过无人跟踪之后便朝着一处不起眼的胡同钻了进

去,这胡同里尽是民房瓦舍,吴越所进入的房屋也是一样,外在简陋至极,可吴

越进得这小屋后,便稍稍转动着屋内的桌椅,听得「觥觥」几声,桌子底下却是

地板大开,一处设计精巧的密道显现出来。

吴越顺着地道前行,才刚刚下去不久,便是听得一阵男女呻吟之音,不由心

下一笑:「想不到这老东西还喜欢捡我吃剩的东西。」深入几步,果见那摩尼教

教主夜十方正将那楚楚可怜的贺若雪压置身下,疯狂的自背后猛烈抽插,一时间

「啪啪啪啪」的肉体碰撞之声通过这四周密封的墙壁不断回响,一时间整间密室

充斥着男人的低吼与女人的惨叫。

吴越正欲上前唤一声,突然肩上被一只铁手搭住,侧头一望,却是那面色阴

狠身形瘦削的贪狼,贪狼眼神冰冷,声音也是异常冰冷:「教主正在运功,此刻

不得打扰!」

「运功?」吴越倒是诧异起来,但也是知道规矩,声音渐渐小了下来:「那

双修之术不是只对修为高深的女子有用吗?那贺若雪没有半点修为,教主能有何

收益?」

贪狼轻轻瞥了这吴越一眼道:「教主的神通,岂是你所能想象。」

吴越自讨没趣,便也不再追问,开始观察着场中二人的肉搏大战。夜十方虽

是老迈,可胯下神龙却是异常粗大,较之常人不知粗长的了好几倍,他的每一次

深入,便是带给贺若雪无边的痛苦。可更令贺若雪难受的,便是这屈辱的姿势,

夜十方毫无怜惜之意,一手死死压在贺若雪的美背之上,另一手扯过她的头发,

每一次深肏,都将她连发带首一并拉扯起来,直将佳人痛苦的面容拉至眼前才肯

放过,可还未待她喘息,第二轮深肏又来,又是一阵拉扯,这来来回回,不但痛

苦,更是一种羞辱。夜十方的撞击之势愈发激烈,连吴越都不得不服气这老东西

的体力之强,渐渐的,吴越似乎看见那二人交合之处竟是生出一股黑气,在贺若

雪雪白的翘臀之上,这股黑气甚为显眼,吴越擦了擦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这凭

空而出的黑气,朝着贪狼问道:「这是?」

贪狼不作回应,倒是这幽深之地,另一个声音响起:「看来,我们要多个妹

妹了。」吴越顺声望去,却是那面相丑恶苍生妒隐匿于墙角,身形变得较前几日

臃肿许多,不由打趣道:「妒兄为何较前几日发福了许多?」

苍生妒倒不似贪狼般孤冷,坦言道:「教主说身形容貌亦可以生出妒气,于

是我便狂吃了几日,果然修为有所精进。」

「有趣!」吴越忍住心中笑意,却是回归主题:「妒兄刚刚说多个妹妹是怎

么回事?」

「可不就在眼前?」

「她?你的意思是,教主在传功与她?」吴越虽是面色平淡,可心中早已炸

开了锅,显然,能得到这老东西传功,自己可是梦寐以求的事。

「不是传功,而是造人!」

「造人?」

「一个新的魔教护法!与我、贪狼、大哥、二姐一样的护法。」

「为什么是她?」

「因为她有恨!」

「恨?」吴越有些迷茫,再度朝那场中看去,但见贺若雪的双眼已是火红一

片,甚是可怖,而夜十方却依旧是不管不顾,还在疯狂抽插,终于,在吴越进得

此间半个时辰过后,夜十方一记重击,臀胯猛地发出一声「啪」的撞击之后,一

股浓精伴着夜十方的无边真气涌入贺若雪的体内,贺若雪全身抽搐不已,但双眼

依旧通红,仿佛已经迷失在仇恨与痛苦的地狱之中。

「你叫什么?」

「贺若雪。不,我叫夜离恨!」

「你恨谁?」

「狗皇帝萧烨,废物皇子萧逸,负心郎吴越…不,我恨这世道,恨所有人!」

「那你该怎么做?」

「怎么做?」贺若雪默默沉思少许,抽搐瘫软的身子渐渐恢复过来,起身站

立,双眼如炬,放声大吼:「杀!」

兵人大战无限金币版

食之契约变态版

勇者传说2暗黑崛起下载

乱轰三国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