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旅居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不行只有日本可以拍出这种电影-【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13:15 阅读: 来源:旅居车厂家

日本电影人总希望世界“倒退”一百年。

[夏日大作战]里,虚拟平台可以处理一切。可一旦黑客出马,交通瘫痪、银行宕机……

珍爱生命,回到老家

[小森林],白领进了深山老林,自给自足,没有地沟油,只有刚摘下来、汁水充盈的西红柿。

我想辞职,下乡种地

导演矢口史靖依然秉承了日本电影人的优良美德:

赶走现代化,让人类回到乡间地头,回到家庭中去。

他本周上映的[生存家族],丧心病狂地把整个世界的电都停了。

还不是随随便便拉个闸,能找电池、充电宝或是小型发电机应急,而是整个电磁学理论都垮了。

车不能发动,水闸失灵,城市陷入瘫痪。

成了堆满垃圾的人间地狱

主角一家身处东京,他们相信了“大阪有电”的传言,骑着脚踏车出发。

看地图也就是横跨四分之一个日本吧

矢口史靖“坏心眼”地导演了一出“变形计”,把无知的城市人类,下放到没自来水、没天然气、也没有电的“荒郊野外”,看他们为了生存,到底可以做到什么份儿上。

为了拍出城市居民流落野外的惨状,这个剧组,实实在在进行了一场野外冒险。

01一个与猪肉搏的剧组

缺水,断粮,这一路,“生存家族”狼狈不堪。

他们正常的画风是这样的

电力不足的画风就成了这样

在缺电的情况下,也有人活得还不错。

野外生存爱好者谈笑风生

盲老太太做起了生意——带人过黑暗隧道

只有这个城市家庭,掌握的所有技能,就像此时的劳力士,换不来水,换不来米,一文不值,如同废物。

连猪都比你活得欢实。

饿到尽头,全家人齐心协力,和猪肉搏。

此时影片过半,一家人到了大阪,可大阪也没有电。

爸爸已经绝望地要吃虫

饰演爸爸的小日向文世,其实已经被虫吓尿了。

有人和导演建议,CG做个虫子咯。

不,导演一定要让工作人员抓一条新鲜的,肉乎乎的,毛茸茸的,蠕动的。

为了适应虫子,小日向文世已经连着看了好几天的昆虫照片。工作人员也好心地找来了体型更小的毛毛虫。

但手指捏着那团肉乎乎的东西,依然心情微妙。

CG虫子哪配得上这么纠结的八字眼

此时一只猪的出现,不仅救了戏里饥肠辘辘的爸爸,也救了戏外的小日向文世,那只虫,也不用死了。简直是一只小仙猪。

虽然扔掉虫子去找猪的动作,拍了五遍【。)

远处,出现了一个白花花的屁股

这个屁股,虽然在视觉上,不过是个小白点,但实在是世上最翘、最白、最香软肥滑的屁股了。

隔着银幕我都想摸一把。

更不用说这灰头土脸的一家人,个个长大了嘴,看痴了,掏出绳子,就要和这位猪大美女捆绑Play。

当心口水滴下来

近景更是肉质弹性十足

一家人生动演绎,什么叫“眼都直了”。眼珠和心脏都要弹出来,偏偏还要蹑手蹑脚。

猪儿还欢快地摇动着尾巴,不知登徒子们已经悄悄靠近。

一阵疯狂的镜头摇晃,猪儿香消玉殒。

这么一次还不够,猪儿的主人出现了,帮他们杀猪,给他们吃肉,唯一的条件是,帮自己把其他的猪儿都抓回来。

场面愈发混乱

这两场戏的难度在于,猪儿演员们并不专业。

可与之相比的,是后来,一家人又遇到一群狗子。狗子们回到山林,活生生“退化”成了狼。

整齐划一,极有气势

这就是科班出身的狗子演员。[犬之岛]里被控制狂韦斯·安德森摆弄的假狗子也不过如此。

他之前的[摇摆少女],用了假猪

但这次,他想用真的。

而导演找了一圈,根本没有发现有人训练猪儿。

但这,不正是导演要的原生态素人,不,素猪嘛!

于是这场戏的拍摄,也不用彩排了,任由素猪们即兴表演,用镜头捕捉下它们每一个动人的瞬间。

比如,撞到小日向文世,让他感觉肋骨裂了;比如,满场噜噜噜吭哧叫,让深津绘里觉得,自己一定是要被猪吃掉了。

此时坐在草地边看他们捉猪的猪主人,简直是导演本人的化身:反正不是我下海捉猪,事情搞得越大越好~

背后发出嘿嘿嘿的奸笑

02一个魔鬼般的导演

不只是猪儿的这场戏,[生存家族]的拍摄现场,全程都像一场体验式综艺,让演员们挑战野外生存极限。

当然可能还是比不过《荒野求生》的贝爷

2001年,矢口史靖在制作[五个扑水的少年]时,就萌发了大停电的设想。

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告诉他,你该用手机啦,该用电话啦。

哦哟,干嘛一定要用哦,手机能使我快乐吗?

一般人嘛,不服也就是不服,矢口呢,不服还一定要拍摄一部电影来说明,科技使人退步。

在这个基础上,他对每个细节,都进行了考察。

他在拍摄前,沿着东京,一直到了鹿儿岛,虽然没有骑单车,但也体验了吃紧急食品。

虽然只吃了三天。

比如电影里,没有干净的饮用水。

儿子去废弃的超市,薅了电瓶车补充液

这是导演在途中发现,有中心提供它作为饮用水。三个人试喝了,第二天也没事,于是这段就被写进了剧本里。

导演对演员的要求,比他做调查时,还要残酷。魔鬼啊魔鬼。

比如吃罐头,他在途中试的,是人食用的金枪鱼罐头。

而演员们真在吃猫罐头

品尝反馈是“好腥”。

没水喝,爸爸冒冒失失喝溪水,结果在大雨中拉肚子。

雨浇得透心凉,但矢口要求,小日向一定要在草丛里脱下裤子。其实也拍不到屁股,但就是要“实拍”的效果。

图为表情“我恨导演”

类似的,是在冷水里泡着。

因为地图太老,按图索骥却来到没有桥的河流。他们只好做了简易的筏子,把行李运过去,自己却要在水里推筏子。

矢口蘸了蘸水:呀,好冰,我肯定做不到。

而小日向就没这么幸运了

这一趟极其严酷的旅行,让这帮城市人,都进化成了自然人。

电影里的一家,不再各忙各的,没有交流。

电影的开始,电力让家庭疏离。

爸爸看电视

女儿看手机

儿子看电脑

妈妈……杀鱼

而在影片最后,没有电的田园生活,大家都聚在一起

只有日本电影人,能如此身体力行地赞美自然。

矢口前一部[哪啊哪啊神去村],都市青年也是来到小山村,学习做伐木工,褪去了城市里的心浮气躁,懒惰逃避。

大城市里没有位置,这里有

[我重获新生的三天],则是城市小孩来到农村,发现农家菜是黑糊糊的,鸡是要杀的,从被宠坏的天之骄子,学会了农活,知道对自然的馈赠心怀感恩。

从对杀鸡宰鸭吃惊,到虔诚地说“我开动了”

当所谓的“文明人”,流落到“野蛮”的环境里,格格不入的喜感,也在笑过之后,发人深思。

这其实也是当代日本人的写照。“失落的十年”乃至“失落的二十年”后,普通人发现,那种做到老的稳定岗位,变少了。

于是相较从前,更多的人选择回乡,继承家传的手艺,或是学习做个匠人。[小森林]、[哪啊哪啊神去村],皆是如此。

经济发展又衰退,这样的日本,心态半是避世,半是参透,看清了所谓的现代化,也是异化。

这么浮浮沉沉的日本,赞美自然,赞美乡村,赞美家庭,也就成了必然的主题。“失去电力”的恐惧还悬在头上,举家捉猪的能力则是一种美德。

美国电影里,进当然可以攻纸醉金迷的[华尔街之狼],退也可守着[帕特森]写诗,质疑科技异化时,也带着[少年时代]的诗意。荒野在他们的叙事里,如[荒野求生]、[涉足荒野],是与自我和解的方式,而非终点。

中国电影(600977,股吧)里,可能是城市留不住,乡村回不了,只好[路过未来]。那种与自然融为一体,迸发天然生命力的,可能还要追溯到[红高粱],那时的电影,还不认识“现代化”与“异化”。

这些电影,都是独特的社会景观。

巅峰坦克

文明霸业九游版

大兵小将安卓官网版

天涯娱乐彩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