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居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旅居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谁放了二维码支付一马

发布时间:2020-01-14 18:10:08 阅读: 来源:旅居车厂家

柏可林 摄

8月27日上午,《国际金融报》记者在上海地铁二号线龙阳路地铁站附近的85℃面包店购买面包时,在结账柜台上发现了一小张广告,上面写着“用支付宝钱包支付,所有商品享受8.8折优惠”。

于是,记者选择了支付宝钱包支付,收银员首先在收银机上摁了一下,接着用扫描器先后在商品及记者出示的支付宝钱包的“付款码”扫了一下,最后支付宝钱包直接从已绑定的银行卡上完成扣款。

这只是一次极为寻常的支付行为,但背后的互联网金融博弈却意味悠长。一个关键的禁令必须被提及:央行已在3月发文暂停了二维码支付。

有了禁令,为何还可以支付?这么明显的突破禁令,是没有发现,还是有其他考虑?如果有考虑,监管方到底是顾忌什么?

禁令形同虚设

在上述的二维码支付体验中,记者特地计了操作时长。从收银员点击收银机那一个动作开始,到记者手机上的支付宝钱包显示支付成功,仅仅用了8秒时间。

从个人的体验来看,用支付宝钱包付款不仅速度快了,而且整个支付过程更轻松。遗憾的是,这个8.8折的优惠广告,没有贴在店外,也没有大肆宣传,而仅仅是在柜台一角贴了张小纸条。

不过,支付宝与全家便利店的合作则显得相对高调了一些。8月初,上海便利店全家(Family Mart)的门口清一色贴上了支付宝钱包的广告,显示9月15日前,所有通过手机支付宝钱包扫码完成的交易能享受九折优惠。

其实之前记者在超市购物时也看到有一些顾客在用支付宝钱包付款。除此之外,望湘园等餐饮知名品牌门口挂着广告条幅:8月6日-10月9日扫码买单立减15元。

不仅支付宝方面动作频频,腾讯微信在二维码支付业务上的改进与拓展同样不遗余力。8月14日,iOS版微信发布了5.4.0.16升级版本,在该版本新增的几项功能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扫二维码“转账给朋友”和“面对面收钱”功能,这些功能的加入,被外界普遍认为微信的二维码支付已实质性启动。

其实,除了支付宝和微信财付通这两家非传统意义上的金融企业在二维码支付这块业务上领先一步外,其他传统金融机构及企业更是努力追赶。一位不愿具名的中资银行工作人员在谈及二维码支付业务时,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国内几乎所有的商业银行无一例外地都已经或正在制定电子银行业务的全新战略,其中手机移动银行是重中之重。大家都在布局二维码支付以及虚拟信用卡等一系列新型业务。”

此前有消息称,从8月开始,邮储银行将正式在全国推出二维码支付。邮储银行电子银行部副总经理马德辉表示,去年底在内部推出了二维码支付试用。据悉,目前该行对外的二维码支付尚只推出话费充值业务。与此同时,登录不少银行的手机银行都可以发现其中有设置二维码支付功能。

“其实,很多银行在二维码支付等新型支付业务方面的后台技术支持已经到位,大家只是都在等待时机而已。”上述中资银行工作人员表示。

的确,尽管各家金融机构及企业在动作上都一直是紧锣密鼓的节奏,有着强烈的伺机而动的劲头。但是,都不愿意说什么。在《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支付宝表示想就“二维码支付业务”进行采访时,该公司相关人士直接回复:二维码支付业务目前没什么可说的,不方便接受采访。而在记者致电多家银行时,这些银行也都一致表现得讳莫如深。

安全与利益的权衡

二维码支付从业者的顾忌,自然是央行在3月份发了那份“有关暂停二维码支付业务”的那份文件。

3月13日,央行下发紧急文件《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暂停支付宝公司线下条码(二维码)支付等业务意见的函》,暂停支付宝、腾讯的虚拟信用卡产品,同时叫停的还有条码(二维码)支付等面对面支付服务,并要求支付宝、财付通将有关产品详细介绍、管理制度、操作流程等情况上报。

从央行的文件来看,央行紧急暂停二维码支付是出于对安全性的考虑。目前,将条码(二维码)应用于支付领域有关技术,终端的安全标准尚不明确。相关支付撮合验证方式的安全性尚存质疑,存在一定得支付风险隐患。

“对于二维码支付这种基于IT技术来完成支付的新型支付手段,对监管机构而言,需要一段时间来观察、研究并做一些确认。”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传统通过银行支付的手段,整个市场的资金流向可以通过银行系统得到及时的反映,来自何方、流向哪里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但是通过支付宝、微信等二维码支付手段,资金流向就不那么清晰,不便于监管层对资金动向的监管。另一方面,毕竟互联网技术也是一种比较新的技术,技术本身的可靠性与安全性同样也是监管层要考虑的。”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互联网金融部助理分析师钱海利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同样指出,二维码支付作为一种新型的支付方式,监管层对其安全性等方面还有认知度,毕竟涉及到资金流,因此监管机构自然会比较谨慎。不过,钱海利同时表示:“央行当初紧急暂停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支付业务,在一定程度上与这些企业抢了银联的"蛋糕"有关系。”

中金公司银行业团队曾发表评论称,央行暂停二维码支付,动了银联的奶酪是主因。“在传统的线下收单业务模式中,发卡行、收单行(主要是银行、银联商务和第三方支付企业)、银联按照7∶2∶1的方式分成;而在线上收单模式中,刷卡手续费仅有发卡行和收单行(主要是第三方支付企业),银联完全被架空。

除了银联,各个传统银行同样受到了第三方支付企业推出的二维码支付的冲击。财经金融评论家余丰慧表示,银行卡上各种收费占到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的50%以上,而银行卡收单业务收入又是整个银行卡收入的大头。阿里和腾讯从网络信用卡的线上和银行收单业务地盘的线下,全方位对银行卡业务发起了总攻,这将很快使传统银行的银行卡业务被蚕食鲸吞,附在一张银行卡上向客户收取的几十种收费都将很快丢失,这么一大块“肥肉”被互联网金融这只“狼”抢走,给其带来的损失和冲击就可想而知了。

当然,这一说法,银联是不同意的。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会长蔡洪波就表示,当前二维码的技术安全标准缺失,在支付流程中如何保证二维码的惟一性和安全性,以及交易的不可抵赖性等都需要进一步的完善。他说:“实际上二维码有一定的安全性,但是这个安全性目前是否达到了金融支付的标准要求,还没有统一的说法,所以这也成为叫停二维码支付的主要原因。”

由于支付清算协会的主管单位为央行,因而,蔡洪波的这番表态亦被一些人视为对于暂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的“半官方”回应。

央行惯性的“暧昧”

然而,事实上是,这一禁令似乎从来没有严格执行过。

从3月份至今,记者在淘宝网、1号店等网上购物平台购物时,依旧能畅通无阻地使用二维码扫描支付。而目前在实体商店的二维码支付同样无阻。

“现在很难说央行接下来会继续发"暂停令",还是就这样默许二维码支付慢慢开放了。估计还得看市场的发展状况。”奚君羊表示。

央行的态度有些暧昧。对此,上述中资银行工作人说:“央行等监管机构在对待金融创新这事上向来都是采取这种暧昧姿态,而且对这些进行创新的金融机构也一直是"胡萝卜加大棒"的态度。只要没有太突出的风险事件产生,估计央行会继续采取当前这种观望的态度。”

“央行当前对二维码支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姿态,说明对这一新型支付方面还处于观察、检验阶段,也体现了央行矛盾的心态。”奚君羊指出,“二维码支付这种支付方式以及虚拟信用卡等肯定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毕竟这些技术为消费者提供了便捷,被社会大众所广泛接受,而央行也从未否定这一点。如果强行禁止,那就真的要背上"扼杀金融创新"的骂名了,而且从当前来看,禁止二维码支付的依据并不充分。但是,其中的风险隐患却是央行不得不考虑和顾忌的。”

在钱海利看来,经过近半年时间的观察与研究,目前监管层对二维码支付应该有了更多的认知,对如何防范风险也应该有了一定的准备,因此态度上会更加开放一些。而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支付宝、微信等也对二维码支付在安全性方面做出了一定的改进。

从支付宝和微信二维码支付重启前后的技术模式对比来看,双方确实在安全性等环节上做了一定修复。主动模式变被动模式是最大的改变。以支付宝为例,支付宝钱包付款的具体流程只有三步:收银员扫描商品、顾客打开支付宝钱包界面右上角付款码、收银员扫描付款码,随即支付完成。而这种快速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病毒植入的时间。

“没有绝对的安全,任何安全性都是相对而言的。即使是银行卡到现在也都始终存在被盗刷的风险,因此技术层面的问题始终需要不断改进。然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是不可逆的,未来大众的消费习惯都在移动端,因此二维码支付相较于传统支付更便捷、更灵活的方式必然是发展的趋势。”钱海利指出。

央行暧昧原因,更多来自市场对二维码支付的偏爱。也就是说,接受并使用二维码支付的人的确越来越多了。根据日前央行公布《2014年第二季度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显示,第二季度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50.38亿笔,金额456.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3.35%和17.42%。其中,移动支付业务9.47亿笔,金额4.9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5倍和1.37倍,移动支付业务同比超一倍,继续保持高位增长。

行业竞争愈趋激烈

二维码支付的禁令,没有让这一行业停滞,相反,却成了相关方奋起直追的最佳机遇期。

8月初,邮储银行在全国范围内正式推出二维码支付,广州分行已推出话费充值业务,尽管邮储银行对此回应称“二维码支付目前只在邮储银行内部试用,尚未面向客户”。

邮储银行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看起来都是通过二维码进行扫码支付,但邮储的二维码支付和此前被叫停的第三方支付做的二维码支付有着极大的区别。该负责人指出,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邮储银行的二维码支付并非开放式的,而是封闭式的,每个环节都控制在邮储的系统内。和支付宝、微信可以扫描任何二维码的方式不同,邮储银行的二维码是其专有的。

一直被不少视为央行暂停二维码支付的一大考虑因素的银联,也在央行“暂停令”为其赢得的时间里赶上了市场的步伐。在“暂停令”发出三个多月后,银联一边与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一道,配合央行、支付清算中心等监管部门商讨或制定二维码支付标准,另一边也开始自行布局二维码支付。

银联的二维码支付系统方案包括两部分,一是线上和橱窗扫码支付,二是线下扫码支付;后者则依附于银联原有的线下收单布局体系,以扫码代替刷卡环节。在应用场景上,银联的线下二维码支付与支付宝、财付通的扫码流程正好相反,即消费者移动终端生成银行卡信息的二维码,商家进行扫码后完成资金信息传递并支付。

正因如此,有业内人士认为,银联模式的二维码支付与支付宝、财付通模式的重大区别在于,其本质还是线下支付,只是用“扫码”取代了“刷卡”流程,是一种自然的技术升级。简单地说,银联此举,以时间换空间,恰应了时髦“二维”的景,也未触及央行真正的底线。

显然,各家机构及企业都在二维码支付的安全性上做出努力,至于安全性能究竟如何则最终需要由市场来说话。只是,这样的势头恰好也表明了市场普遍看好二维码支付未来的前景。奚君羊表示:“传统的银行以及卡组织等金融机构由于原先在金融领域就有着较强的基础,因此对他们加入二维码支付行业势必对支付宝、微信等电商的支付业务带来挑战与冲击。”

不过,正如蔡洪波强调的一般:“如果在创新的背后,不能对风险做出合理的防范,这种带有缺陷的创新最终损害的还是行业和消费者权益。如果说创新有边界,那么风险与合规就是底线和边界,超过这个边界,即使用户体验和市场反应再好,也要下架。”

因此,二维码支付安全性的不断改进与完善是所有参与其中的银行、第三方支付企业等所面临的共同课题。“二维码支付乃至整个移动支付行业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而良性、充分的竞争则是市场发展所必须的。”奚君羊表示。

(责任编辑:HN022)

在线医生问答

预约挂号服务平台

预约挂号平台中心

名医汇

相关阅读